电击话梅

你为什么想不开

《en casa》- Antoine Griezmann/Diego Godín 女性向小说誌

是因眾所周知的時事而產生的突發本……! 
如果有和我們一樣,懷著現在不站這個cp就再也沒機會了的朋友感興趣,歡迎在本文下方留言或私信作者。首發在台灣場次,我們將根據具體情況安排後續大陸場販/通販。
 

首發場次:5/25 (六)ICE
攤位:W19魯蛇人體衝浪
Fandom:足球RPS - 馬德里競技
書名:en casa
封面: @Evil eye 
作者:  @鸽子洞  、Liowfox、電擊話梅
字數:暫定6k
分級:R18
語言:繁體中文
格式:橫版排版
場販定價:約80NTD
 
 
 
 

試閱:

- your lips my lips

沒有什麽能比迭戈-戈丁好。

格里茲曼想著,把自己手指嚴絲合縫地塞進對方一根根指縫裏。沒有的,不存在的,那種東西從未誕生在這顆星球和這個宇宙裏。


- the tails between your legs

安托萬-格里茲曼就不知道什麽是奇怪。

他大聲嘆氣,我是導演,我不該幹攝影的活。即使這樣,他還是拿著手機,搖搖晃晃爬到床上繼續做一個紀錄片愛好者。鏡頭裏,戈丁穿著球衣,他好遺憾對方死活不肯戴隊長袖標。

我覺得你應該從脫衣服開始,格里茲曼湊過來聞他的頸窩,戀戀不舍,先脫光,再脫模,像金卡戴珊那樣,渾身都脫,然後我就能——

戈丁面無表情一巴掌拍在他臉上,就像拍球場上的巴西小朋友。

 

- 愛人如己

格里茲曼搬到戈丁的房子裏是在他住這棟公寓的第二年。最開始他住在同一層的對面一間,在入住的第一天晚上就被合租的同級生差使到對門借鹽,因為家樂福在三個街區以外,但是鍋已經在火上滾。第二年的夏天兩個室友搬走的時候罵他HDP,格里茲曼回嘴,我又不是沒推薦別人給你們一起住。

科克按著薩烏爾,說算了算了,對格里茲曼說,那你怎麽不把Nando推薦過來?

格里茲曼從打包好的紙箱上面跳起來,兩眼放光:我打給他,你們和他住?

薩烏爾和科克對視了一眼,薩烏爾翻了個白眼,科克擺擺手說不了不了,我開玩笑的。


對門的房子自他們退租之後再也沒有租客入住。格里茲曼的生活一下變得安靜下來,過去三個人搶手柄的時候總是很吵鬧,但戈丁是個醫生,他工作很忙、下班很晚。在對面的時候他住由客廳改造成的臥室,現在也睡在對稱房型的老位置,戈丁沙發邊的地毯上。戈丁覺得過意不去,說他分攤了房租應該住進一間臥室,但是格里茲曼說自己喜歡睡在寬敞的地方,物品放進房間裏就好。後來客廳靠近陽台的地方都變成了格里茲曼的地盤,放著他收藏的七八個籃球,聖誕節的時候收到的吉他,還在窗口掛上了喜歡的球隊的旗幟,基本上只差把養在老家的狗接過來。

吃早餐的時候格里茲曼問戈丁:「你想養狗嗎?」

戈丁在玄關準備出門,問他是不是想念Hooki。格里茲曼從椅子上跳下來,比手畫腳說戈丁的外套後領是亂的。戈丁謝了他,說你父母沒關系的話,聖誕節後它可以住過來。

格里茲曼朝男人撲過去,給了他一個毫無保留的抱抱。「牠比Boris可愛多了,我保證。」


大課前遇到薩烏爾的時候他問他男朋友怎麽樣,格里茲曼說他還不是我男朋友。薩烏爾張大嘴,說抱歉,hermano,我以為那是為什麽你不和我們住了——餵,Koke,你聽到了嗎?

科克攤手:「我跟你說了他們不是。」

薩烏爾指著格里茲曼:「他說還不是。」

格里茲曼賞他們一人一個爆栗,推他們坐下準備聽課。過了一會,他悄咪咪在三個人的群組裏打字:我覺得他不知道我喜歡他。旁邊兩個人接到振動,紛紛從褲袋裏摸出手機,先是撐著腮用袖口捂著嘴笑,最後笑趴到了桌子上。因為課堂上不能發出聲音,臉快要憋成當季T台最流行的豬肝色。


- lie to me

大部分時間的格里茲曼都是快樂的。他在訓練場上嘻嘻哈哈,摸摸這個的腦袋,拽拽那個的衣服。哪怕奧布拉克一次又一次拯救球隊所有人於水火之中,也難逃大魔王的魔爪。難得休息,他也要開車載著米亞出門,指揮戈丁抱起自己的寶貝女兒,對兩年多已經愈發熟練、漸漸不再手足無措的烏拉圭男人說:「你應該給她多一點愛。」

戈丁喜歡他振振有詞、得意洋洋的樣子,吹著口哨兩手插在口袋,就算得意洋洋通常意味著樂極生悲。他按照對方說的,悉心照料他的教女,把她安置進安全座椅,裹上小毯子,把嬰兒食品拆開包裝餵到嘴邊。行駛途中,女孩很快陷入熟睡。他在格里茲曼交給他的袋子摸了摸,發現除了紙尿褲奶瓶這樣的必需品,還有一包顯然嬰兒無法進食的薯片,已經拆封過,夾著封口夾。作為馬競的隊長他有必要確認每一位隊員閑暇時有否吃喝嫖賭、過度放縱,但此時此刻,他希望自己是個平凡人。


- forever love

「我要給你發米亞的照片,她幾乎和我小時候一樣可愛。」

戈丁切斷了語音。格里茲曼從手機相冊中選出了七八張,拇指向上推,逐一發送。像片裡的金髮女孩穿著不同色彩的球衣。她的父親總是在笑,皺著眉頭笑。

「天啊,我看上去好老。」格里茲曼將這樣的文字付在照片後面。

隔了一段時間,戈丁回復,「你應該多讓她穿穿裙子。拍點屬於她的,而不是你的照片。」
 
 

评论(3)
热度(15)

© 电击话梅 | Powered by LOFTER